在宋左的独家采访中,他呼吁投资者不要用情感语言误导投资者。

据媒体报道,经济学家韩志国曾表示,他今天将再次透露,他所谓的中国人民大学教授、国际货币研究所副所长、中国农业银行前首席经济学家向松佐(Xiang Songzuo)涉嫌中国股市重大内幕交易的黑幕问题:“7月12日上午8点,我们将见面。”

向松佐今天接受了本报记者的独家采访,详细解释了为什么一些市场参与者质疑他为何坚决支持加快首次公开募股,并对韩志国一再质疑其涉嫌雪郎环境下内幕交易的文章做出明确回应。

“我从简单常识支持新股发行正常化”记者:今年以来,新股发行的步伐逐渐加快,关于其利弊的争论也越来越激烈。作为一个坚定支持新股发行正常化的学者,为什么你的观点会受到一些市场参与者的质疑?向松佐:我不关注证券市场。我无法回答首次公开募股的速度是快是慢还是合适。

然而,从经济学家和普通人的常识来看,任何股票市场都应该有正常的首次公开募股。

建立和发展证券市场的基本功能是为符合上市条件的企业提供首次公开发行和再融资渠道。这是所有证券市场的基本功能。

如果证券市场不能允许合格企业正常进行首次公开发行和再融资,那么证券市场将失去其基本功能。这是一个简单的常识,不需要任何深奥的理论来证明。

至于什么样的公司符合首次公开发行和再融资的条件,如何根据市场情况调整和掌握首次公开发行和再融资的步伐,以及首次公开发行和再融资应该采用什么样的机制和制度,不同国家和不同时期的证券市场监管部门有不同的安排是正常的。

从这个简单的常识出发,我支持首次公开募股的正常化。

中国证券市场自建立以来,为支撑实体经济做出了巨大贡献。最重要的贡献之一是为大量高质量企业提供融资和再融资渠道。

当然,新股发行和再融资制度需要不断改革和完善,这也是大家的共识。

《中共中央关于全面深化改革若干重大问题的决定》明确指出,“完善多层次资本市场体系,推进股票发行和登记制度改革,多渠道推进股权融资”,为资本市场进一步改革和发展指明了方向。

一些人强烈质疑并否认首次公开募股的正常化。他们有他们的理由。

我认为,任何理性和建设性的讨论、辩论和建议都值得尊重和鼓励。

然而,市场上存在一些非理性和非建设性的言论。他们强烈反对新股发行正常化,简单地将股市波动,尤其是股价下跌归咎于新股发行正常化,否认新股发行正常化对资本市场和整个经济的重要贡献,指责新股发行正常化为所谓的利益集团服务,甚至开始质疑和否定监管当局各项政策的权威性、合法性和公信力。这不是一种理性和建设性的态度,尤其是对市场专业人士而言。

为什么有市场人士情绪化态度否定IPO常态化、并进一步质疑和否定监管部门政策的权威性和公信力?难道真是象他们自己所标榜的那样,是为广大股民“谋利益”?是为保护广大股民的权益?试问:不实现IPO常态化、不进一步改革和完善证券市场的各项机制和制度,股民的利益就能得到妥善保护吗?股民就能得到好的投资回报吗?试问:以前IPO曾经暂停过,广大股民是否因为IPO暂停获得了很好的投资回报?试问:没有大量优质公司持续上市,股民从哪里发现好的投资机会?试问:不支持符合条件的公司上市融资和再融资,资本市场如何体现为实体经济服务的基本功能?某些市场人士似乎将自己想象或描绘成股民和证券市场的“救世主”了,言论夸大其词,罔顾基本事实,违背基本常识,语不惊人死不休,其实不过是一些情绪化的宣泄。为什么有些市场人士会情绪化地否认新股发行的正常化,并进一步质疑和否认监管政策的权威性和可信度?这真的是为了广大股东的利益吗,就像他们声称的那样?是为了保护股东的权益吗?不规范新股发行,不进一步改革和完善证券市场的各种机制和制度,股东的利益如何得到妥善保护?股东能获得良好的投资回报吗?请问:首次公开募股之前已经暂停,大部分股东是否因为暂停首次公开募股而获得良好的投资回报?如果没有大量高质量的公司上市,投资者如何找到良好的投资机会?如果资本市场不支持合格公司的上市和再融资,它如何体现为实体经济服务的基本功能?一些市场参与者似乎把自己想象成或描绘成股票和证券市场的“救星”。他们的话有些夸张,忽略了基本事实,违反了基本常识,不足为奇。它们实际上是情感宣泄。

然而,长期以来,一些自称的高级专业人士继续使用一些夸张的情感语言来批评和指责新股发行及相关政策的正常化,这就让人产生了疑问:情感声明背后是否还有其他无视事实的动机和目的?情感批评和指责不符合中国证券市场发展的基本历史事实,也不符合中国证券市场改革和发展的基本原则。客观上,它们误导了一些投资者对资本市场的理解和认识,这对促进资本市场的健康稳定发展非常不利。

对于资本市场存在的问题,我们应该采取客观理性的态度,以事实为依据,尊重基本的经济金融理论,尊重基本常识,为证券市场的改革和发展提供更加理性和建设性的意见。我们不应该让情绪化和极端化的言论传播公众意见、混淆视听、误导股东和扰乱市场。

“我的投资完全符合法律法规”记者:关于最近一些学者对你涉嫌内幕交易的推断,我们看到你没有公开澄清,只是表示了很大的困惑。

这是否意味着你不在乎这样的推论,并且你坚信你最初对雪环境的投资是毫无疑问的?向松佐:谢谢你提到这个问题。

我的投资是完全符合法律法规的正常投资,没有内幕交易。

有些人故意捏造和歪曲事实,做出有罪的推论,并利用诽谤来贬低我的人格和名誉。这显然是不恰当的,也是对我个人名誉的严重侵犯。

我们每个人都必须明白,没有法律赋予公民推断他人有罪的权利,专业人士不应该利用公众的信任发表恶意和误导性的言论。

我国正在全面推进法治。所有公民的行为和言论都必须以事实为依据,以法律为准绳。

必要时,我一定会拿起合法武器捍卫我的权利和尊严。

作为一个普通公民,投资是很常见的。

自从1998年辞去公职以来,我再也没有担任过任何公职。多年来担任的一些社会职务是兼职工作,具有外部专家的地位。

自2000年以来,我在创业和投资方面有多年的经验,无论成功还是失败。

如果一个普通市民作出一些正常的投资,为何会因为我的一些观点与他们的不一致,而导致一些人无缘无故地质疑甚至诽谤呢?还是有其他动机?你说醉酒是什么意思?我不明白。

“中国资本市场将成为真正的国际市场”记者:有人批评现有的首次公开募股保荐制度存在保险或灰色利益链的弊端,你对此有何看法?向松佐:正如我之前所说,我不是一个专注于证券市场的专业人士。我没有能力回答许多关于证券市场的专业问题。

我对首次公开募股推荐制度没有做任何深入的研究,也不能提出任何建议。

记者:你如何评价正在大力推行的严厉的新法规?向松佐:套用一句非常时髦的话,加强对证券市场的监管“永远在路上”

没有一个国家可以宣称它的证券市场是完美的,不需要进一步的改革和改进。

世界上一些国家的资本市场已经发展了200多年,各种制度仍然需要改革和完善。

相比之下,中国的证券市场还很年轻,还有许多问题需要解决,这是正常的。

监管部门继续出台新的监管规定,正是为了堵塞监管漏洞,完善监管体系,化解金融风险,提高上市公司质量,努力保护投资者权益,引导上市公司将资金投向实体经济,从而促进我国经济持续健康发展。

只有经济持续好转,上市公司的收入和利润持续增长,投资者才能获得持续的投资回报。

因此,理性和建设性的投资者应该支持监管当局的新监管,对中国资本市场的长期发展前景充满信心。

中国股市已成功纳入摩根士丹利资本国际指数(MSCI index),这是中国资本市场发展的一个重要里程碑。

借此机会,中国资本市场将逐步发展成为真正的国际市场,加强监管当然更为紧迫和重要。

“一系列新法规都旨在促进金融服务向实体经济发展。”记者:在您的新书《资本》(Capital)中,您对全球金融资本主义的起源和历史、如何解决国家主权与宏观经济政策独立性之间的矛盾、全球金融资本主义的未来救赎以及中国的战略进行了深入的研究、分析和阐述。如果你用你的理论模型来分析中国a股市场的监管政策,你能得出什么结论?向松佐:我在《新资本:全球金融资本主义的兴起、危机和救赎》一书中研究的一个重要问题是全球经济从现实走向虚构的趋势。

从真实到想象的转变体现在金融业,尤其是投机性金融业增长过快,大大超过了实体经济的增长率(如实体经济中的国内生产总值增长率和资本积累)。

例如,自1970年以来,美国金融业的增加值增长率一直远高于实际国内生产总值和实际资本的增长率。欧洲和其他国家也存在类似的趋势。

从不现实到不现实,对经济有许多严重的负面影响。例如,经济的整体劳动生产率增长持续放缓。收入差距和贫富差距日益扩大。金融市场开始主导实体经济。金融体系日益不稳定,金融危机频繁爆发,等等。

2008年金融海啸后,各国领导人都非常重视这些问题。

如何促进资本或社会资源从虚拟向现实的退出,如何促进金融更好地为实体经济服务,已成为世界上的一个重大政策课题。

避免假对假,促进假对真,促进金融更好地为实体经济服务,一直是我国经济金融政策的基本政策。

在过去几年里,国家采取了许多有效的政策来减轻从事实体经济投资和经营的企业的负担,创造更好的融资和投资环境,并取得了良好的效果。

最近,中国资本市场的一系列新规定,特别是新的再融资规定,都是为了促进上市公司将资本投入到主营业务和实体经济中,从而更有效地促进金融服务向实体经济的发展。

我相信将来会有很多相关的政策和措施。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