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州记者深夜遭到抢劫,被刺两刀,被遗弃在荒野中。

12月20日晚12点,《广州日报》记者在东莞采访结束后遭到抢劫:六名劫匪将他装进一辆货车,用毛巾盖住他,用锤子砸碎他的膝盖,用刀刺伤他的手臂,并威胁他说出银行卡密码。

两小时后,垂死的记者被遗弃在路边的草丛中…目击者:“当时他的衣服几乎可以绞出血来。”12月20日晚上12点,广州日报记者董哲在东莞大朗镇结束了当天的最后一次采访。

然而,在他返回的那天晚上,他认为这是最常见的,接下来两个小时的噩梦般的经历是令人难忘的:他被六个劫匪用一辆货车拦住,车上覆盖着毛巾,用锤子击打膝盖,用刀刺伤手臂…在被抢走近8000元财产后,他被殴打了近两个小时,然后被劫匪遗弃在松山湖工业区的路边草地上。

“当我找到他时,他穿的三层衣服几乎都流血了!”报道此案的一名路人告诉记者。

得知这个消息后,《广州日报》的相关领导首先去了常平访问董哲。

目前,董哲已经脱离危险。

截至记者发布新闻稿时,大朗镇公安局局长已亲自到场了解案情,并承诺尽最大努力尽快破案。

铁锤砸膝盖拷问银行卡密码”三名绑匪先是装作路过,走到我身边时突然一齐捆手扼脖,我根本没有余地反抗,眼前一黑就被绑上车。

”昨天下午,记者在昌平镇人民医院遇到了醒来的董哲。他的脸上沾满了深红色的血,他虚弱的手臂被厚厚的纱布包裹着,膝盖肿胀变形,无法动弹。

谈到当时的情况,董哲仍然很担心。

据悉,20日晚12点,他结束了在大朗镇的采访,在金朗大道一家西餐厅附近的公交车站等公交车返回昌平。

这时,一辆货车正从贾蓉广场驶来,停在离他不远的地方。三个年轻人从货车上下来,假装在一起等公共汽车的路上。他们似乎漫不经心地走到董哲身边,然后突然用力抓住了他。

据董哲说,他在公共汽车上被扣为人质后,看到公共汽车的前后座位仍然被20岁左右的人占据。

片刻之后,货车缓缓移动。强盗抓住董哲的脖子,把他推到驾驶座和后座之间,并开始搜查他。

当时,董哲的手机、数码相机和500多元随身物品都被搜查了。强盗们在他的钱包里找到两张银行卡,并开始拷问密码。

”他们的拳头没完没了地敲打着我的头,拳打脚踢。

一个穿着白色夹克的男人拿出一把明亮锋利的刀,放在我下巴上,威胁我说密码。”

据报道,董哲一开始就打算拖延劫匪,并报了假密码。

半小时后,货车停下来,一个人下车取钱。

发现错误的密码后,车上的人非常愤怒。一个穿着红色风衣的劫匪挥舞着一把结实的锤子,卷起董哲的裤腿,开始重重地打他的膝盖。

“当时我差点痛晕过去,不得不说实话,说我只记得其中一张卡片的密码并告诉了他们,”董哲告诉记者。

根据消息,货车在停下来取钱之前,在夜里走了半个小时。

然而,这一次,由于草率的错误,劫匪仍然没有筹集到钱,然后对董哲很生气,怀疑他仍在提供一个假密码。

这名持刀劫匪恼羞成怒,两次刺伤董哲的手臂,并威胁说“如果他再耍花招,就把最后一刀给他”。

绝望中,董哲表示她想打电话回家,向她要另一张银行卡的密码。

经过讨论,强盗们同意了,并要求董哲给他妻子打电话。

据报道,在电话交谈中,刀子紧紧地压在董哲的喉咙上。

“当我暗示一点的时候,我想感觉刀变紧了,差点扎进肉里,所以我不敢暗示太多。

”董哲告诉记者。

在采访中,董哲的妻子还告诉记者,她丈夫的语气中没有任何痕迹。

记者得知强盗第三次撤退时终于如愿以偿了。在赢得5000元后,强盗用毛巾盖住了董哲的脸。

根据董哲的记忆,货车在路上加油,花了将近40分钟才被扔到路边的草地上。

据报道,董哲在寒风中躺了10多分钟,其间他看到几辆车经过,但无法呼救。

只有当他的意识逐渐模糊时,他才被巡逻的警察救了出来。

记者随后采访了当时收到报告的警察。据说当时大约3点钟,他接到几个人的报告,说在松山湖工业区迎宾路和工业西区的交界处,他看到有人躺在路边浑身是血。他赶到现场后,发现草丛中有一只奄奄一息的董哲。他叫了一辆救护车,在一个星光灿烂的夜晚把他送到昌平人民医院接受治疗。

记者发现一名记者说,当他看到董哲浑身是血时,“衣服几乎可以绞出血来”,他感到非常害怕,立即报警。

采访中,昌平人民医院接诊医生告诉记者,董哲肩膀上有两处刺伤,膝盖软组织挫伤暂时无法移动,脸上和手上的瘀伤仍有不同程度。幸运的是,营救很及时,没有危及他的生命。

据悉,在得知董哲的抢劫和受伤后,《广州日报》的相关领导第一次前往昌平,向病榻上的董哲表示慰问。

同时,大朗镇公安局局长亲自到场了解情况,并承诺尽最大努力尽快破案。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