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林敖东净利润下降近50%:药味变淡,投资者R&D仅占收入的3.7%

耳熟能详的“安神补脑液,请认准吉林敖东”的广告语还回响在耳边,而中药起家的吉林敖东(000623.SZ)则表现出了“不务正业”。

4月2日晚间,吉林敖东发布年报显示,实现营业收入33.24亿元,同比增长11.67%;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9.35亿元,减少9.28亿元,下降49.81%,其中本期对广发证券的投资收益为7.46亿元,比上年同期减少7.03亿元,下降48.53%。

近几年,吉林敖东的业绩一直与广发证券(000776.SZ;01776.HK)共振,广发证券的投资收益增加,则净利润增长,反之下滑,俨然变为券商影子股。

北京鼎臣医药管理咨询中心负责人史立臣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这种情况在(医药)行业中极少,也意味着吉林敖东的重心根本就不是医药,可以算投资公司。

净利与广发证券共振定位医药产业为基础,“产业+金融”双轮驱动模式快速发展的吉林敖东,正在向着金融属性更强的控股型集团上市公司发展。

吉林敖东的前身为1957年成立的国营延边敦化鹿场,于1981年建立敖东制药厂,1993年3月经省体改委批准改制为吉林敖东药业集团股份有限公司,1996年10月28日在深交所挂牌上市。

记者梳理吉林敖东2010年以来的年报,吉林敖东的净利润变动均与广发证券有关。

而吉林敖东与广发证券的“捆绑”也越发严重。

2016年1月,广发证券曾公告表示,吉林敖东及全资子公司敖东国际(香港)实业合计持有公司股份12.72亿股,占公司现有总股本的16.69%,已成为公司第一大股东;此次年报显示,吉林敖东及全资子公司敖东国际(香港)实业,合计持有广发证券股权占其总股本的17.45%为巩固第一大股东的地位,2018年5月,吉林敖东决定投资33.35亿元参与广发证券的非公开发行A股股票事宜,并巩固“产业+金融”双轮驱动发展战略。

而另一面,广发证券公布的2018年报显示,全年实现收入及其他收益总额228.17亿元,同比减少20.26%;归属于公司股东的净利润43亿元,同比下降49.97%;而广发证券在2018年一季度就已经呈现出亏损。

对于为何广发证券净利下滑情况仍持续加大投资及公司在医药方面布局等一系列问题致电并邮件采访吉林敖东董秘,对方证券部人士表示领导正在开会,会后会联系回复,截至发稿,对方并未回复。

“(明显吉林敖东)已经不把医药当作主业。

”史立臣进一步表示,目前很多医药企业现象比较明显,一是由于国家政策、行业政策的原因,好多的企业目光短浅,愿意赚快钱,就看眼前蝇头小利,对于企业的长远发展不是很重视;很多医药上市企业的一些股东,尤其是中小型医药公司套现脱离医药行业,这种情况下,就是表明对自身企业的产品在医药行业竞争上没有信心。

中药味变淡曾因“安神补脑液”红遍大江南北的吉林敖东,中药味正在变淡。

吉林敖东年报显示,中成药营收为12.14亿元,占其营收比重为36.36%,而2016年-2017年该比例分别为45.18%、40.61%;而化学药品营收为19.56亿元;占其营收的比重为58.84%,而2016年-2017年该数据分别为52.13%、56.41%。

“吉林敖东化学药品占到营收近6成,则说明中药方面这些年没有发展好,”史立臣还表示,它(吉林敖东)整个产品结构竞争力在急剧的下降。

据记者了解,2019年1月,国务院办公厅印发国家组织药品集中采购和使用试点方案的通知,带量采购将在4个直辖市+7个省会城市试点(下称4+7带量采购)。

史立臣表示,国家化学药品政策,尤其是4+7带量采购落地后,有研发能力的企业干劲十足,而且很多企业在聚焦主业,很多没有研发能力的药企,已经看不到未来的发展希望。

“按照国家4+7带量采购政策,未来有1000-2000家(缺乏研发能力的)药企死掉很正常。

”史立臣预测。

“吉林敖东发展化学药品肯定不行,未来整体化学仿制药,做利润非常难。

”史立臣直言。

史立臣分析,化学仿制药一般情况下,在其他国家比如美国,占整体医保费用比例在20-30%之间,化学仿制药在美国用量最为庞大但占支付比例额度反而是最小的,而更多的医保费用则用于治疗罕见病的新药、创新药方面;但化学仿制药在中国整体医保费用比例达到80%以上,这就说明中国的医保和患者支付着全球最贵的仿制药。

“这意味着未来会有一个现象发生,仿制药的数额(用量)会大幅度增加,但是总支付额度会大幅度降低,这种情况下,排除首仿,化学仿制药只能做规模,想做利润很难。

”史立臣总结。

吉林敖东年报中表示,其已启动经典名方的研究开发工作,在研发资金投入中也在加大,2018年达到1.24亿元,但即便如此,其研发费用占营收比仅3.7%,1.24亿元的投入相比33.35亿元对于广发证券的投资仍是天壤之别。

作为对比的是,据媒体数据显示,美国龙头药企研发投入占比平均高达18%。

机会在哪?“指望像以前作出一个化学仿制药,然后获得暴利的时代已经过去了,”史立臣还说,吉林敖东在中药领域是有品牌的,但是吉林敖东不重视。

2016年10月,中共中央、国务院印发了“健康中国2030”规划纲要指出,到2030年,中医药在治未病中的主导作用、在重大疾病治疗中的协同作用、在疾病康复中的核心作用得到充分发挥。

北京健康科普专家杜春林老师表示,在“健康中国2030”规划纲要中,将中西医并重重点提出来,是国家政策上很大的进步,对中西医结合发展有很大作用。

“现在国家在很多政策上支持,但是到现在为止,在基层层面落实得非常差,达不到中国国家政策的要求和目的,”史立臣还说,这次有大量的中药进入国家基本药物目录,但是在实际一线操作的过程中,很多医院已经把大量的中药、中成药列为辅助药目录,或者重点监控目录里面,换句话说,就是少用或者不用。

史立臣表示,目前公立医院医保费用压缩严重,尤其是中国很多中药缺乏临床数据,中药肯定不会进入主治疗结构产品中,所以从政策性市场看,发展中药很难,但部分企业如同仁堂、云南白药、修正药业,其最大的市场不是公立医院,而是药店、诊所的渠道。

史立臣认为,吉林敖东有两个方向可以发展,一是要持续的投入、研发,新产品更新,可在一般普通疾病治疗或重大疾病治疗方面多研发新药,比如疾病利用西药治疗会存在副作用,但配合重要则可以缓解这些副作用,或者治疗效果更好甚至加快康复速度,这是重要未来的发展方向;二是向生物药可以发展。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