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湾来到香港:中共十八大让台湾国家安全局出丑

中国共产党第十八次全国代表大会结束。中共十八大期间,台湾媒体从回顾胡雯体制到展望李熙未来,甚至对两岸关系的影响,都做了大量报道。

但是当我在咖啡馆里和两个所谓的“粉红领”人聊天时,话题转了过来,问他们最近有没有注意到十八大的消息。其中一个不好意思地摇摇头说,“我每天都忙于工作,甚至没有时间约会。我怎么能关注第十八届和第十九届全国代表大会呢?”!另一个粉红领说道:“难道不是习近平掌权的吗?”?不管怎么说,这是一个专制制度。任何掌权的人都一样!“也许两位粉红领党员在十八大上的想法并不代表中国台湾广大民众的观点,但他们对十八大的态度至少传达了一个信息:也许中国台湾的许多人不像媒体那样重视十八大的召开。

对中共十八大真正关心的问题了解有限的是,台湾是为数不多的从事两岸研究、国家安全部门和相关单位之一。

他们举办座谈会、论坛和发表文章,似乎非常活跃,但即使在中国台湾政治中,对制度和权力运作方式的总体理解也非常有限。

曾有大陆媒体记者在十八大召开期间,欲采访国民党中常委对于十八大的看法,但是许多中常委都只能谈些「希望十八大以后,两岸关系能够稳定发展」之类的空泛谈话,听不出对于十八大有何深入的观察;这几年,两岸官方来往得多了,不少官员在接待各省市书记、官员时,才惊觉:「原来他们的省、市委书记比省长、市长还来得大」这是在政党已逐渐弱化的中国台湾,难以想象的。有内地媒体记者想采访十八大时国民党中央委员会的意见,但很多人只能谈论空如“我希望十八大后两岸关系能稳步发展”,听不到十八大的任何深入观察。近年来,海峡两岸的官方交流越来越多。许多官员在接待各省市的秘书和官员时感到震惊。”事实证明,他们的省委书记和市委书记都比省长和市长大.”这在中国台湾是不可想象的,那里的政党已经逐渐削弱。

不久前,绿营的谢长廷国王访问大陆时,新闻稿中出现了“各地区台办”的字样。很明显,很多人不知道台湾事务办公室是“中央”台湾事务领导小组的办公室。同样的错误经常在政府和农村的政治人物口中听到,就像“各地的国家安全部门”。

一般的政治人物都是这样的。研究内地政治局势的国家安全局的表现如何?日前,《中国时报》9月底在立法院国家安全局国防外交委员会上指出,国家安全局在十八大上对政治形势的分析,胡锦涛是否裸退,政治局常委是否从9人减少到7人。国家安全局对这三个问题的分析是错误的。

当时的国家安全局局长蔡德胜回答说,第十八届全国代表大会应该在10月18日左右举行。胡锦涛应该学习这种模式,继续担任中央军委主席一段时间。至于政治局常委的人数,虽然当时有媒体报道说政治局常委的人数会从九人减少到七人,但国安局仍然认为政治局常委仍然保持在九人,理由是“决策是制度化的,不像过去的毛泽东或邓小平,决策不会由一个人决定,现在是集体领导的模式”。

虽然有些人的政治布局和人事问题是高度机密的,世界上没有其他国家能够处理它们来解除国家安全局的职务,但国家安全局仍然相当尴尬。

特别是,同一天《中国时报》上出现了另一篇报道,指出前国防部副部长、国际战略学者林钟彬在今年4月和10月进行了第二次分析。胡锦涛会裸奔退休,这表明台湾并非没有成功的预测。

令人印象深刻的是,当习近平前段时间突然“失踪”,当对习近平健康可能出现的问题有很多猜测时,林钟彬也对文章进行了分析,分析习近平是否应该启动360张彩票的政治改革来扼杀改革,以及如何在处理细枝末节的案件时设定一个停止点等。,这需要习近平耐心地与许多长者沟通并赢得支持。因此,他认为习近平“失踪”的主要原因应该是他不得不花时间为十八大的“极其关键、敏感和巨大的项目”做准备。

如今,两岸交流如此频繁,在大陆投资和工作的中国台湾人数量如此之多。然而,中国的台湾社会对政权和美国知之甚少。也许这与政权的紧密性密切相关,政权的紧密性总是使人们很难一睹唐朝的风采,也无法参与其中。难怪面对大陆的普通人只关心如何赚钱和做生意。他们对其他非经济领域的政权更迭漠不关心。

发表评论